力美:Wap端手机广告收入最多

  草根创业者舒义不仅创造了一家估值数亿的数字广告公司,而且他还是一个“估值数亿”的天使投资人。

  力美广告CEO舒义作为去年30岁以下创业新贵的代表人物,登上了那一期《创业邦》杂志的封面,并迅速赢得了各方投资机构的注意,成功获得了IDG资本的A轮融资。一年过后,《创业邦》记者对他进行了回访。

  “我们现在是一家赚钱的公司,IDG给我们的钱还没有动过。”舒义说。力美广告的北京总部位于国贸商圈的一座高档写字楼内,一年的时间,舒义从2010年刚来北京开拓市场时候的2个人,与朋友合用办公室,到现在坐拥1700平方米的整整一层楼,公司员工数也增加到100多人,从规模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保留成都、武汉老的广告地方网站广告代理体系外,力美还在上海和广州开了分公司。

  力美规模近乎疯狂的扩张源于Wap网站广告代理的高速发展,从代理腾讯地方网站广告,赚得500万的第一桶金,到开拓移动互联网广告代理市场,取得腾讯、新浪等手机门户网站的无线广告代理权,舒义每一步都走得脚踏实地,公司业绩也是逐年攀高。力美2010年的总销售额为5000万,2011年曾预计达到8000万,而2011年的实际销售额达到了1个亿。“我们在2012年的销售预期是3个亿。”舒义说。

  在拿到A轮融资之后,舒义开始对公司的发展做长远的考虑,把公司做大取代了一心为了赚钱。广告代理业有20%、30%的毛利,以去年1亿的收入为例,公司可以净赚2000万~3000万的毛利,如果自己做老板,刨去成本,舒义个人至少可以拿到1500万,但是拿到融资之后,舒义个人拿到的钱比这个数少了很多。“我们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了做大,如果说梦想,我希望未来10年力美可以成为一个数字广告平台。”舒义说。

  “现在所有的移动媒体上,Wap在移动终端上流量最大,产生收入最多,而就这一领域的广告代理商而言,我们是全国绝对的第一。”舒义说,现在力美单月收入可以达到2000万,其中大部分来自于Wap网站广告代理的收入,一些较大媒体的代理权已经基本上被力美买断了。

  舒义认为从媒体的发展角度,一共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早期是传统媒体阶段,然后是分众媒体阶段,现在则到了精准媒体时代,而在精准媒体时代还分为不同的两代人,第一代是早期互联网的那一批公司,如好耶、易传媒等,第二代则是移动互联网的这一代,力美现在的所有广告业务都围绕着手机、Pad、安卓TV等移动终端来布局,目的就是竞争移动互联网时代广告代理的王者。

  舒义把移动互联网广告的目标人群分为三种:一种是三、四线人群,用Wap为主;第二种是Android手机用户;第三种是iOS用户。在中国的手机用户中,绝大部分是第一种,也就是三四线人群,他们的手机以非智能机为主,Wap是他们唯一的上网方式,手机则是他们唯一触手可及的上网设备,相比二三类人群,这一人群的广告免疫力较低,向他们投放手机广告的效果最好,这一人群也催生了如买卖宝这样的移动电商。

  虽然在Wap网站媒体资源上占据优势,但舒义也深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App会成为未来的趋势,“我Wap和App上都在做,以手机腾讯为例,它有两套产品,一套是Wap产品,一套是App产品,我们都在合作,只不过Wap的量最大,所以在Wap端的收入最多。”舒义说。

  虽然在App端力美和多盟、优米这样的公司处于同一起跑线,但是舒义还是看得很乐观,“其实这个领域的竞争还不是很激烈,没有几家公司,小公司基本已经很难做了,要钱没钱,要客户没客户。”舒义手中掌握着5大手机媒体,20多家移动电商资源,由于之前做地方网站广告代理的优势,力美在很多地方建立了销售团队,甚至那种本土化的卖场都有他们的推广资源。

  2011年对舒义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从一个私企老板变成了一个集体作战型、有资本支持的公司CEO,对力美来说最大的变化是,过去以一个以人为驱动的公司,变成了以技术为驱动的公司。舒义在闲暇时读了很多媒体管理方面的书籍,并且总结出了一些发展规律。“默多克新闻集团以收购媒体为主,WPP以收购广告公司为主,谷歌则是以收购技术为主,同样是靠广告赚钱,在成长速度上,后者各是前者的5倍。”舒义专门买了一份广告行业的分析报道,里面专门介绍国外媒体的收购策略。

  IDG资本注入后,舒义无法像过去一样做个人天使投资了,在他过去投资的10多个项目里,已经有两家拿到了A轮,其中有一家做移动办公解决方案的应用,腾讯很早想以4000万收购,舒义没有卖,后来拿到了深圳同威创投的1000多万A轮融资,要知道当时那个项目舒义只投资了17万元,占了37%的股份。

  舒义所有的项目都是2009年底投的,那时候他手中有2000多万的闲钱,就开始考察移动互联网的公司,谈到自己的投资经验,舒义有着特殊的体会:“其实北京做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公司很少赚到钱,他们更强调概念,不够脚踏实地,一找天使投资往往就狮子大张口,真正能赚到钱的反而是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小团队,面向海外市场,因为够务实。”

  其实舒义又何尝不是如此,“我真的不觉得从中高端人群那可以赚到钱,移动互联网不管是电商还是交友,真正赚钱的公司都在深圳。”舒义说,力美的广告也一样,靠深圳那些小工厂里的工人赚钱,不靠高端人士赚钱,那些高端人群每天接触的信息量太大了,不足以为一个应用买单,力美的受众是中国最广大的人群。

  “中国移动彩铃下载基地最火的歌不是张学友的歌,也不是刘德华的歌,而是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舒义觉得能看到这一点就是他作为一个典型的二线城市创业者,和那些学习美国模式的海归创业者的不同,他从不做概念,而是踏踏实实做业务。“我们公司做得很扎实,所以IDG看到我们之后就要投我们。”舒义说。

  “2010年我干的最多的事就是跑会。”刚到北京的时候,舒义一直觉得自己太“土”,和那些大公司出来的创业者有距离感,于是他为了融入这个圈子,开始参加各种会议、论坛,每天认识不同的人,希望可以变身其中之一,但是经过一段时间,舒义便很少参加那种活动了,“我觉得那些会都千篇一律的谈概念,根本学不到什么实在东西。”舒义说。

  当有VC问他如何面临大的互联网广告公司竞争的时候,舒义总会不客气地说:“那帮人都老了,移动互联网是80后的生意。”他认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意,再过10年,90后那一代人的生意他也会跟不上那个潮流。“虽然我们的产品以Wap为主,看起来有些土,但是我们对未来有很长远的布局,只是我们现在走得很稳健。”舒义说。

  现在的舒义少说也有几个亿的身价,但他只是一笑,说:“在没变现之前,都是浮云。”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 Theme by Washun www.6662016.com,www.6668088.com,www.6668861.com,www.6668862.com网站地图 [登录]